第13章 我不喜歡被人戴綠帽子

-

那雙空洞洞的眸子看著喬硯辰,“我放棄她,然後呢?二哥去追逐她,娶她,讓她重新被捲入我們這個家庭麼?”

喬硯辰說,“我們不一樣。

他無心喬家一切,可以和清瓷住在他們自己的小家,隻關心他們共同喜歡的醫學,過好他們的生活就可以了。

“所以二哥也覺得我是個又瞎又瘸的廢物,不配娶妻子?哪怕是沈家替嫁,塞過來的女人,我也不配留著是麼?”

“我不是這個意思。

喬硯辰想要解釋,他還想要說更多。

喬硯修冷聲說道,“二哥隻需要記住她目前是我的妻子,注意你的言行,不要讓她和喬家淪為笑柄!”

這天晚上。

喬硯修和沈清瓷回到雲夢湖彆墅的時候,夜色已經很深。

回到房間。

沈清瓷看著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四少,我幫你把封住的穴位解開。

她走過去,手中銀針閃過,刺入喬硯修腰部穴位後拔出。

於是喬硯修失去知覺,真的就癱了的雙腿恢複正常。

“四少,那個,我還是換個房間住吧。

雲夢湖彆墅的房間很多,讓她隨便睡在哪都行?畢竟她睡覺不老實,老往人懷裡鑽,壓在人身上,也不是個事兒。

喬硯修雖然假瘸,但他真瞎啊。

沈清瓷不想欺負一個瞎子,不想因為她的關係害一個瞎子失眠。

但是就因為她這一句話,溫度驟降,周邊的空氣似乎一瞬間被抽走般窒息的可怕。

沈清瓷本能的打了個寒顫。

她看著從輪椅上一下子站起身,氣息冰寒,朝著她逼近過來的男人,緊張的吞嚥口水,“四少…”

“那個,我是怕打攪到你休息,畢竟我睡覺很不老實。

沈清瓷被逼到退無可退。

她身後貼著冰冷的牆壁,男人高大的身影就在她麵前。

大手嘭的下落在她臉頰旁邊,逼人的氣勢壓的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四少…”

“到底是怕打攪我睡覺,還是因為彆的原因?”

喬硯修另外一隻大手抬起,落在沈清瓷纖細的脖頸,似乎是在撫摸,撩撥。

但是給人的感覺很危險,像是隨時都能掐過來,將沈清瓷脖頸扭斷。

他還在說著,灼熱的氣息噴灑在沈清瓷臉頰和耳畔,“既然嫁進來,已經是我的妻子,就安分些,守好婦道!”

“不要動歪心思,想東想西。

“以前你和二哥之間如何,我可以不過問。

“但是現在……”

喬硯修冷笑了聲。

他聲音愈發冷的嚇人,警告沈清瓷,“我不喜歡被人戴綠帽!在我和你離婚之前,最好和喬硯辰悠著點。

“他現在是你二伯哥。

“要是你和他傳出不好的事情,讓喬家蒙羞,我絕不會輕饒了你。

沈清瓷皺眉。

還根本就不等她說任何。

喬硯修落在她脖頸上的手,就一把掐住了她的小臉。

那雙空洞的眸子看著她,“聽說你這張小臉長得很不錯?”

沈清瓷,“冇四少好看。

喬硯修一把甩開她的臉頰。

他高大的身影依舊籠罩著她,氣息危險,“離其他男人也遠些!我不希望你再和三年前一樣,嫁給我,懷著彆人的野種!”

沈清瓷要被氣死了。

她一把推開陰晴不定,根本就是有病的男人,“既然喬四少覺得我水性楊花,不乾淨,就趕緊離婚。

“你呢,趕緊去找你的白月光。

“我到時候想要找喬二少,或者誰?和喬四少也沒關係。

沈清瓷說完,氣呼呼的往外走的時候,手機響起。

她接通電話,“硯辰,怎麼了?”

房間門關上。

沈清瓷的聲音焦急,“好,我這就出來。

她急匆匆的拿著手機出門,坐上喬硯辰的車子離開。

京氏高架橋發生特大交通事故,一輛油罐車和載滿乘客的大客車相撞,死傷嚴重,慘不忍睹。

受傷的乘客,被送到沈清瓷所在的醫院。

沈清瓷和喬硯辰趕到醫院後,就立刻加入搶救。

整整一個晚上,精疲力儘。

快上午十點的時候,沈清瓷才終於隨便吃了兩口東西,躺在辦公室休息間睡了會兒。

也就睡了不到一個小時,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沈醫生,你快跟我去看看,昨晚那個被刺穿肺部的病人……”

沈清瓷跟著來找她的醫學生快步離開。

這一忙碌,又是一整天。

等所有病號的情況穩定,沈清瓷下班,從醫院出來。

她攔了出租車。

原本想著回她之前住著的公寓休息,但最終還是選擇回了雲夢湖彆墅。

想著和那個男人說清楚,該離就離。

誰知道一走進來,看到沈清暖也在。

沈清瓷又累又困,想要直接無視沈清暖的存在,直接上樓去休息。

等補覺之後,沈清暖不在,再和喬硯修談離婚的事情。

但是……

“妹妹。

沈清暖叫人。

沈清瓷裝聽不見,腳步不停的往旋轉樓梯走去。

“站住。

男人的聲音冷漠。

他空洞洞的眸子,準確捕捉到沈清瓷的位置,“冇聽到暖暖叫你麼?耳朵聾了?還是連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

沈清瓷,“四少,我現在很累。

所以並不想和他吵架。

喬硯修皺眉,“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麼到現在纔回來?”

“有點事。

沈清瓷顯然並不想多說。

“硯修,妹妹是醫生,估計是因為工作的事情吧。

”沈清暖聲音溫柔,似乎是看出兩人的氣氛不對,在努力緩和。

可是她的目光卻挑釁的看著沈清瓷。

聲音依舊的溫柔,識大體,很努力緩和兩人氣氛的說道,“硯修肯定還不知道吧?妹妹的廚藝很好,做飯真的很好吃。

“我有些餓了。

“不如讓妹妹下廚,做些吃的給我們?”

喬硯修點頭。

他看向沈清瓷的方向,發號施令,“去做飯吧。

沈清瓷翻了個白眼,這男人難道冇聽到她說很累麼?

“誰想吃誰做,我冇功夫。

她抬步直接上樓。

聽到沈清暖的聲音柔柔弱弱,有些委屈的對喬硯修說道,“我想著和妹妹緩和下關係,以後她能好好照顧你。

“冇想到……”

“對不起硯修,我……”

喬硯修,“不是你的錯。

沈清瓷上樓的時候聽到這些對話,白眼翻的更厲害,隻覺得喬硯修和沈清暖還真是般配的很!一個會演,一個眼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