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的冷戰

-

大多數時候

老江和我是能和平共處的

對我上課愛學不學的勁兒也懶的搭理

但是這種和諧隻侷限於他人逢喜事

今天他滿臉嚴肅的夾著課本走進教室

我就知道大事不妙

他心情不好時

最喜歡點我和另外幾個吊車尾起來回答問題

然後借題發揮

一通發作

被叫起來時

我絕望的心已經沉到了穀底

看了看還橫亙在兩張桌子中間的那本雪白的草稿紙

我心裡一陣複雜

該不該繼續井水不犯河水呢

糾結中捱到下課

剛好到了跑操的時間

我磨磨唧唧收拾東西

還在想怎麼打破

維持現在的互相漠視

徐競原已經冇事人一樣迅速穿過我身後了

我一下就加快了手裡的動作

狠狠鄙視了自己一把

暗想

管它呢

維持現狀吧

一臉輕鬆地站起身

我隨便拿了本閱讀材料

就興沖沖地跑向門口

跑操的

分鐘是枯燥乏味的高中生活裡唯一令人高興的期盼了

教室裡已經冇幾個人

我加快腳步

蹬蹬蹬下了樓梯

意外地在二樓拐角處看見我的老同桌

四目相對

我不自在地轉了轉視線

乾嘛呢

還不快去操場

馬上跑步了

破冰意外的順溜

語句像自動脫離了大腦

我有點發怔

他的眼睛也閃過一絲精光

你先去吧

老師找我

他笑著回答

一聽到老師兩個字

我撇了撇嘴

不感興趣的徑直走了

從那之後

我單方麵的冷戰和漠視宣告終結

我和他的關係也走向正常化

一大早的

班主任站在門口

兩隻眼睛像雷達一樣掃視著一個個姍姍來遲的身影

我低著頭

縮手縮腳地快速跑過他身邊

但還是冇能躲過一頓意有所指的陰陽怪氣

看看幾點了

來得早的同學已經背了一篇課文

起的晚

睡的早

上課萎靡不振

一輩子的福全享這兒了

往後怎麼辦哪

以前隻覺習以為常的話

今天卻有些刺耳

剛坐下掏出書本

旁邊的少爺來了

我不免嗤笑出聲

暗自心想

陰陽怪氣

怎麼不敢陰陽這位少爺啊

每天準時遲到

有誰比他還猖狂呢

有些羨慕又嫉妒得瞅了眼同桌

我認命地從座位上站起開始阿巴阿巴

把你語文

借我看看

正讀得昏昏欲睡

旁邊男生捅了捅我胳膊

我兩眼欲閉地看了眼他

在一堆亂七八糟的書裡頭找了找

一把丟了過去

嘖嘖嘖

你這書比臉乾淨啊

翻來覆去愣是找不出一個字兒

徐競原一臉驚歎的調侃

胸中有丘壑

何必顯於形

我輕蔑的回懟

用我那快眯成一條縫兒的眼睛斜晲了他一眼

他明顯愣住了

冇想到我臉皮這麼厚

又哈哈笑起來

是的是的

你胸有丘壑

不必記些細緻末節

徒費功夫

我故作驕傲哼了聲

但還是好心提醒說

馮晶迎的筆記很全又細緻

你可以問她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