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顧星藍

-

他掐住我的腰

將我摁在書櫃上

親吻我微紅的眼角

我被他撩撥地渾身顫抖

透明的玻璃櫃裡折射出我欲拒還迎的姿勢

他將我抵在胸口的手拉開

更進一步

灼熱的氣息與我交織在一起

既然跟我回家

就應該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我垂下雙手

放棄抵抗

任憑他的吻落遍身體的每一處

明明喝醉的人是他

可好像在水裡浮浮沉沉

被小浪吞噬的人卻成了我

我儘力讓自己的身體放鬆

麵對即將到來的急風驟雨

可是

顧彥深卻冇有繼續一步的動作

我沉迷在剛纔的情動中

迷離地仰頭勾著他

怎麼了

顧彥深古井無波的眼底

收斂起所有的**

冷靜自持地看著我

抱歉

剛纔醉了

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透過那扇唯一打開的窗飄落進來

落在我衣衫半褪的光潔背上

把我打得清醒了不少

穿好衣服後

顧彥深當著我的麵拿起了電話

撥給一個叫肖教授的人

他在電話裡簡單說了一下我母親的情況

然後掛斷電話看向我

他答應幫你母親動手術

這是給你的補償

這便是今天要跟我劃清界限的意思

他對我感興趣的

一直都隻是我的身體

而不是我的人

謝謝顧先生

我自己打車回去

顧彥深冇有留我

他陷落在真皮座椅椅子上

眼底晦澀不明

像一尊無悲無喜的神佛

我幾乎是狼狽地逃躥出他的彆墅

來不及喊車就一個人往風雨裡下山

隻希望這雨水可以將我澆得清醒一點

第二天

我約了肖教授見麵

見麵之前我特意在病房裡搜尋了關於肖教授的資料

免得一會兒不瞭解對方容易說錯話

肖教授曾經是顧彥深的任課導師

也是胸外科的一把手

隻是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所以不常接手術

因為顧彥深的原因

肖教授約了我今天見麵

原以為這件事就會這樣到此為止

可是在去往肖教授辦公室的途中

我再一次遇到了顧彥深

他身邊跟著一個笑容明媚的少女

路過我的時候

少女停下腳步

特意轉過臉盯著我

我一眼就認出來

她是蘇聞野的未婚妻

顧星藍

顧星藍親昵地挽著顧彥深的手

叔叔

我有一個朋友他爸爸需要動手術

你就幫我一個忙唄

給他排排期

我手術很多

顧彥深淡淡的拒絕

並冇有讓人覺得很疏離

可是我是你的親侄女

你要是不答應幫我插個隊的話

我在朋友麵前多冇麵子

顧星藍繼續撒著嬌

隻是目光有意無意往我身上打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