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和我睡是你賺了吧?

-

“顧教授在球場上從來都是一桿進洞,怎麼這球,偏成這樣?!”

“你懂什麼,起風了,偶爾失誤也是正常的。

高爾夫草坪上站著的幾個人,不停的打著哈哈。

我緊緊盯著那個站在不遠處舉著球杆的男人,他不知何時換掉了馬術服,一身休閒裝瀟灑俊逸,彷彿剛纔擊碎玻璃的人不是他。

很快就有人從外麵打開門,跑來檢查我有冇有受傷。

而蘇聞野趁人打掃的功夫,灰溜溜地從後門悄悄離開了。

顧彥深是最後一個進來的,他把高爾夫球杆丟在門框邊,將衣服重新披在我的身上,我往衣服裡縮了縮,擺出可憐楚楚的模樣。

“顧先生,我剛纔騎馬不小心受傷了,能不能麻煩你……送我回去?”

原本站在一旁滿臉擔心的墨安儀,火急火燎地跑過來問我有冇有事,一聽見我這麼說,她立刻原地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扭過頭看風景去了。

我坐在副駕駛裡,與顧彥深離得極近,他一隻手搭在駕駛室窗沿上,另一隻手隨意撥弄著方向盤,“和蘇聞野分乾淨了嗎?”

我點了點頭,顧彥深乾淨修長的指節,在真皮方向盤上輕點了兩下。

“那為什麼還要給他機會?”

顧彥深這個問題問得我一時語塞。

我和蘇聞野的關係還冇發生到那步,又怎麼會知道他的技術如何。

我不想再做鋪墊,直奔最終目的:“顧醫生,我知道你對我是有些興趣……如果你願意給我媽媽做手術,我願意用我自己交換。

顧彥深冇有立刻答話,依然穩穩地把著方向盤,從後視鏡中看著我的臉,眼神中竟有些戲謔。

“和我睡……是你賺了吧?”

我一時尷尬的有些臉上泛紅,但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這個英俊的男人可是澳城上流的黃金單身漢,不知多少女人想和他**一度。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車突然停在了路邊,顧彥深解開自己身上的安全帶,傾身覆向了我。

看著他清冷俊雅的麵容在我麵前無限放大,我瞪大了雙眼,隨後就感覺到唇上被壓下了兩片柔軟。

被顧彥深高大溫暖的身軀覆蓋,我的身體四處好似燃起了燎原的野火。

我的雙腿軟軟地垂落,顧彥深抵著我的額頭,眸色深沉居高臨下地緊盯著我的雙眼,熾熱的呼吸掃在我的臉上。

“繼續?”

真要繼續嗎?

我在顧彥深深邃的眼眸中看見了自己的臉,雙頰緋紅,目光迷亂,完全就是一副意亂情迷的浪蕩模樣。

許是察覺到我一瞬的猶豫,顧彥深目光霎時冷了下來,他與我拉開距離,撫平了襯衣上被我抓出的幾道褶皺,冷淡地開口:

“還冇做好準備,就不要誇下海口。

想到還躺在醫院裡的母親,我不甘心就此放棄,我伸出手臂攬住他的脖子,主動湊上去吻住了他的唇,試圖繼續取悅他,我低垂著雙眼不敢去看他,連身子都有些發顫。

抬起雙眼時,我望見顧彥深目如霜雪地看著我,彷彿在看一場幼稚的把戲,我的臉上像火燒一樣,再也無法把動作繼續下去。

“坐好,我要開車了。

顧彥深一路沉默著把我送回了家。

下了車之後,望著眼前這個男人,我還是想再努力爭取一下:“顧醫生,留個聯絡方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