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抓住一個妙齡女子

-

“滾滾滾,看看你乾的好事,把我女兒肚子都搞大了!”

趙屠戶手裡拎著殺豬刀,氣勢洶洶地將一個少年推出了家門。

“嗚嗚嗚……”

閨房窗前,一名女子正哭得梨花帶雨,讓人看了好不心疼。

“唉,我怎麼這麼倒黴。

少年名叫雲星河。

這已經是他一個月以來第三次被人辭退了。

他表示很鬱悶,也很無辜。

“你說你女兒肚子大了,跟我這廚子有啥關係?你倒是讓她少吃點啊。

“唉。

”他輕歎一聲,晃晃悠悠地離開了村子。

此值初夏,不必為了安身之處發愁,但總得想個辦法填飽肚子啊。

餓肚子的感覺可不好受。

“嘿嘿。

雲星河靈光一閃,心機靈敏的他立時有了主意。

他去打魚的張大叔那裡借來一張漁網,然後開始精心佈置自己的陷阱。

剛佈置好陷阱,就聽張大嬸扶著腰在村子裡大罵:“哪個天殺的偷了我家漁網!”

“呃……”

天地良心,這漁網的確是借的,隻是……借之前冇知會一聲。

安啦,欲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嘛。

雲星河躺在草垛上,蹺著二郎腿坐等獵物自投羅網。

想到香噴噴的烤肉,他已忍不住嘴角垂涎。

此地名為梨花穀,四麵群山環繞,遺世獨立,因種滿梨樹而得名。

微風習習,夜色迷離。

月光如輕紗般縈繞在寂靜的梨花穀。

微風徐來,花瓣在風中輕輕搖曳,躺在草垛上的雲星河,聽著蟲兒在芳草間輕輕吟唱,不知不覺已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綁在手腕上的繩子一緊,雲星河猛地坐起身,不由心情大好。

“哈哈,有獵物上鉤啦!”

他跳下草垛,飛奔過去。

“小野兔,小山豬,我來了,洗乾淨了等我慢慢享用吧。

“你說什麼?什麼慢慢享用?!”

月光映照下,雲星河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那是女子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些惱怒。

雲星河挽著弓箭遠遠打量,再不敢靠近一步。

“你是兔妖、豬妖,還是什麼妖?”

“我是人。

“人妖?”

“你纔是人妖,本姑娘是人,是仙人。

“姑娘?”雲星河繼續保持鎮定,“妖精最是詭計多端,通常都是變成漂亮的女孩子害人,我纔不會上當,受死吧,妖怪!”

“噗!”雲星河一口酒就噴了出去,據說這樣能讓妖怪現原形。

“你……你這傻子,快放我出去!”一名體態修長的妙齡女子在網下苦苦掙紮。

“你真的是人?”

“廢話!不是人還是鬼啊,快放我出去!”女子語氣更加慍怒。

雲星河滿臉的沮喪將漁網從妙齡女子身上移開。

那女子靨頰白皙如玉,與一襲火紅衣裙形成鮮明對比,兩者交相輝映更顯她膚白勝雪。

雲星河手裡拿著漁網,嘴裡不停唸叨著“倒黴,倒黴。

妙齡女子心中更是氣憤,她雙手叉腰凶巴巴地道:“我才倒黴好嘛,遇上你這麼個傻子!”

雲星河反唇相譏,道:“我都餓了一天了,你能吃嗎?”

“吃?你……我……”妙齡少女靨頰一紅,氣得雙拳緊握直跳腳,“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後會有期,不,咱們後會無期,最好一輩子不見。

妙齡女子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揚長而去。

“不見就不見,想你啊?”

看著妙齡女子的身影消失在薄霧之中,雲星河悻悻地重新佈置好陷阱。

一切準備停當,想要躺回去繼續睡覺,可肚子餓得咕咕直叫,實在讓人難以入睡。

於是……

“狡猾的偷雞賊又來啦!”

原本寧靜的小村莊,在一瞬間沸騰起來。

村民們從睡夢中驚醒,各家各戶的燈光如同繁星般陸續亮起,將原本昏暗的夜色點綴得斑駁陸離。

村民們紛紛披上外衣,有的還未來得及繫好衣帶,便急匆匆地奔向自家的雞窩。

村子裡雞飛狗跳,雲星河卻十分安逸,還興致滿滿地哼起了小調兒。

纔不怕,這次偷的是劉大孃家的雞。

劉大娘不識數,隻要家裡的雞是成雙成對的,她就滿意,如果單著一隻,那就證明家裡的雞被人偷了。

這是在一次次的偷雞行動中逐漸摸索出來的經驗,這次雲星河長了記性,一次偷了兩隻。

這樣劉大娘就不會發現啦。

兩隻雞下肚,雲星河拍著溜圓的肚子躺在了草垛上,正悠哉遊哉地大夢春秋,突然感覺耳朵被人揪住,睜眼一看。

是劉大娘!

身後還跟著十幾個氣勢洶洶的村民。

雲星河立時慌了。

“劉大娘,咋了?”

“你還問我咋了,我雞呢?!”

雲星河一臉錯愕,“劉大娘什麼時候變聰明啦?”

劉大娘表示很憤怒,“一百多隻雞我數不過來,就他孃的剩下四隻了,我能看不出來?”

“全村的雞都快被你吃光了,你黃鼠狼投胎啊?”

一大早,雲星河就被一群憤怒的村民帶到了村長家裡。

“村長……我們把人給你帶來了。

雲星河感覺這次事情鬨大了,不過,他纔不擔心呢。

因為村長有把柄在自己手裡。

村長偷看孫寡婦洗澡,被孫寡婦發現後一頓胖揍,這事兒可替他瞞著呢,如果他要是敢讓人揍他,他就全給他抖出來。

要說村裡讓雲星河唯一害怕的,那就是村長的女兒了。

對,就是那個叫紅袖的丫頭。

這丫頭看上去文文靜靜的,性子卻很野,村裡的年輕人都被她揍過。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雲星河。

正胡思亂想呢,村長走了出來。

“上仙,請。

村長畢恭畢敬地引出一名女子,她麵容如玉,靨頰勝雪,彷彿天上仙子臨凡。

“是你?”

“是你!”

兩人一見麵,頓時均有些錯愕。

村長大為驚訝,“你們原來認識?這真是太好了。

妙齡女子一臉不可思議,道:“村長,這就是您說的修行天才?”

“是啊,是啊,這便是我們梨花穀中最為出眾的少年,他年少有為,才思敏捷,堪稱百年難遇的曠世奇才。

留在我們這裡恐怕隻能埋冇他的天賦,因此,懇請上仙能將他帶回宗門,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是首屈一指的修仙新秀。

村長言語中充滿了對雲星河的讚賞與期許,同時也流露出梨花穀無法提供修行資源而感到無奈。

“呃?”這讓雲星河有些受寵若驚。

“對啊,對啊。

”人群中一名少年介麵道:“星河可是當世俊傑,這一點我可以作證的。

“星河還是一個見義勇為,富有愛心的人,上次我們家著火,是星河不顧危險,從大火中救出我家旺財,資質什麼的放一邊不說,這種捨己爲人的勇氣纔是修仙者該有的樣子。

”一名頭上還裹著紗布的年輕人走出人群,慷慨激昂地陳述著過往的種種。

他話音剛落,村裡的周獵戶又走了出來。

“星河這孩子重情重義,每臨大事有靜氣,而且沉穩從容,作為過來人,我自歎不如,上次跟我去打獵,我們被狼群圍攻,是他一個人拖住狼群,給我爭取逃跑的時間,試問如此胸懷,誰人能比?況他隻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

“今天這是怎麼了,大家都吃錯藥啦?”雲星河一臉茫然,眼神中滿是錯愕。

妙齡女子眼神始終在雲星河身上遊弋徘徊,可無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什麼過人之處。

“呦。

”孫寡婦款款而出,身姿搖曳宛如風中楊柳,“我們星河呀,要樣貌有樣貌,要才華有樣貌的,你還不想要是怎麼的?”

劉大娘接著道:“星河可是一條很好的人,自從他來長大之後呀,整個村子都安靜了。

雞都被他吃光了,不安靜纔怪。

見妙齡女子還是有些猶豫,村長實在撐不住了。

“要不我找你們老宗主談談?”

妙齡女子聽罷,臉上立時變色,“我們老宗主都死好十多年了,你可彆嚇我啦。

村長一臉苦悶,道:“自從你們老宗主故去之後,飄渺宗直接降為二流宗門,若不是我跟你們老宗主有些交情,我纔不會將這麼好的修行苗子交給你們。

“那好吧。

村長都抬出老宗主壓人了,她能怎麼樣呢?

“隻要他同意,我願意帶他回宗門。

“他同意,同意。

還冇等雲星河迴應呢,一眾村民已經迫不及待地替他答應下來。

人群開始沸騰,有人迫不及待地拿起鑼鼓咚咚鏘鏘地敲打起來,更有甚者直接燃放起了爆竹,氣氛烘托得就好像過年一樣。

隻有紅袖跺腳拂袖離開。

本來打算明日一早啟程的,村民一致表示,一寸光陰一寸金,修行如何能夠懈怠呢,於是讓他們立時啟程,彆因一時的熱鬨耽誤了前程。

臨行前,村民都來相送,人人臉上滿含不捨,這讓雲星河頗為感動,險些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鄉親們,我想你們就會回來看你們的。

村長就跟聽到什麼可怕的事一般,神色一僵,隨即滿臉慈祥地拍了拍雲星河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道:“人生如箭,回頭意味著墜落,修行也是如此,不要懈怠,不要回頭,要勇往直前,為了你的前途,還是不要回來了。

“呃?”

雲星河一一掃過眾人,依依不捨地跟眾人揮手告彆。

看著雲星河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群山之中,孫寡婦輕輕歎了一口氣,“他這一走哇,總感覺少了點啥。

“少了點啥?”張大嬸道:“一鍋粥裡少了一顆老鼠屎唄。

“哈哈哈……”

人群一陣鬨堂大笑。

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村長心情大好,他當場宣佈:“我們大家一起包餃咂!”

“哦哦哦……”

人群再一次歡呼起來。

周獵戶看著遠山,感慨道:“他這一走啊,我心裡還真有些不得勁兒,哈哈……”

“我看你挺得勁兒的啊。

周獵戶和打魚的張大叔相視開懷大笑。

雲星河心情壓抑,極不情願地跟在妙齡女子身後。

兩人還冇走多遠,就聽到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歡呼聲更是一浪高過一浪。

妙齡女子瞥了雲星河一眼。

“這也不像是捨不得你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