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沈家

-

快點

快點

駕駕駕

一輛馬車疾馳而過

馬伕焦急地揮動手中皮鞭

一定要快啊

快啊

他身後的馬車內

一個大著肚子的貴婦人大口地呼吸著

旁邊的丫鬟時不時擦一擦她額頭上的細汗

夫人

夫人

就快到了

你一定要堅持住啊

老李

還有多久啊

快了

快了

還有一刻鐘吧

出發前已經提前派小廝騎著快馬回府裡報信了

這會兒應該都準備好了

夫人一定能夠平安的

駕駕駕

離縣的一處宅院門口

一個十四

五歲模樣的公子

長身而立

氣宇軒昂

全身雖穿著樸素卻不失風度

一看就是從小接受很好的教養

後麵的兩個扈從並肩站立

旁邊還有三五個丫鬟

仆人同樣看著遠處

年紀較大的一位笑著說道

二少爺

放心吧

之前的小廝已經把情況說明白了

該準備的都準備了

保證萬無一失

安伯

這都這麼久了

怎麼還冇到啊

見那公子微微側過身來迴應道

來了

來了

正說著話

卻聽見旁邊的一個丫鬟喊道

遠處的馬車疾馳而來

不一會兒便穩穩地停在了門前

那公子急忙跳上馬車將自己的母親攔腰抱起

雖隻有十五歲卻也是從小習武

身量氣力比一般的成年人都要壯實

年青公子抱起那婦人穩穩地走在前麵

後麵一眾人跟隨

十幾個時辰過後

隨著一聲啼哭

站在門口的二公子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是個小公子

是個小公子

隻聽裡麵的穩婆驚喜的說道

三弟出生了

大姐和父親不知現在到何處了

希望一切順利吧

青年公子轉身回房

母親和弟弟也需要休息

自己在這兒守了十幾個時辰了

也該休息去了

早晨

一青年男子在樹下練拳

一招一式精準無比

殺氣湧動

少爺

少爺

夫人要見你

遠處跑來一小廝

邊跑邊喊道

青年收回拳頭

擺正姿勢

長舒一口氣

罷了

母親急著見我

今天就到這兒吧

二公子敲了敲房門

衝裡麵喊道

衝兒嗎

進來吧

二公子聽到裡麵的迴應便推門而入

迅速又關上房門

剛剛生產的婦人絕不能受寒

快過來

看看你弟弟

那婦人招手讓他過來

青年一改往日的嚴肅模樣

微笑著輕快地走到床邊坐下

看著繈褓裡麵的孩子

那小孩腦袋都冇有他的拳頭大

看著著實小了些

這孩子早產了一個月

本想著去

靜閒寺

燒燒香

拜拜神仙

祈求我們一家平安團圓

冇成想下台階的時候一個不小心

腳下一滑動了胎氣

萬幸這孩子順利生下來了

本來就應該我去

你非要自己去

你說有個萬一

我怎麼跟父親和大姐交代啊

聽人們說

懷著孩子的婦人去求神仙

神仙能夠更加地庇佑和祝福祈求之人

再說了

那廟裡有個能算卦的道人

娘就隻能親自前往了

你爹和大姐去了那裡

現下你纔是家裡麵主事的

怎可輕易離開

名叫衝兒的青年聽到這裡也就隻得作罷

有一句冇一句與母親閒聊了起來

你說他會見我們嗎

身穿一身青衣

頭戴鬥笠

腰間懸掛一佩劍

束著高馬尾的一女子跟旁邊的中年人說道

這人是你爺爺的故交

是過命的交情

他應該能夠幫助我們

如果

吱呀

麵前的大門從裡麵拉開

見一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二位

請吧

二少年

二少年

老爺和小姐回來了

老爺和小姐回來了

沈衝停下練拳的動作

急忙跑來

爹和大姐回來了

告訴母親了冇有

已經派人去了

二少爺

你快去看看吧

老爺好像看起來不是很好的樣子

沈衝愣了一下

隨即跑了出去

趕到外麵的大廳

隻見堂上正坐著沈立和沈青

這就是沈家的男主人和大小姐

父親

大姐

沈衝微微行禮

便急忙問道

父親受傷了

沈立看了看自己的大兒子

上下打量了一番

點點頭說到

衝兒這半年又長進了不少

也越發穩重了

你爹是何等人物

區區毛賊怎能傷得了我

行了

行了

自己都多大歲數了

還在吹牛

被人追著跑了二裡地

還摔了一跤

旁邊的沈青一邊喝茶一邊說道

自己這大姐還是這個樣子

爹的麵子都不給

沈衝心想

也是

爹早在五年前就打不過大姐了

自己的這位大姐

沈家大小姐

那是何等人物

上陣殺敵

操練兵馬

習武弄槍樣樣精通

五年前在京中

誰見了都說好

而且大姐長得不說是很好看

弟弟眼裡再美的姐姐都是如花

卻也是英姿颯爽

沈立見自己的大女兒一點兒也不給自己麵子

瞪了她一眼

放下手中的茶杯

站起身來

咱們去看看你母親和弟弟

一說完

一溜煙地跑了

沈衝還以為他不著急呢

原來是累得不行了

在這兒先休息了一會兒

大姐

怎麼樣了

沈沖和沈青跟在後麵

沈青問道

先去見母親和三弟

我們一家人有段時間冇在一起了

一切明日再說

他倆跟著沈立來到曹靜怡的房中

沈立馬上跑過去

緊緊地抱住曹靜怡

久久不鬆手

孩子們看著呢

注意影象

曹靜怡拍了拍沈立

沈立鬆開了手

沈衝看到

父親偷偷地擦了擦眼淚

還擦在了母親的衣服上

沈衝偷笑了一下

旁邊的沈青也是微微動容

他們家這幾年著實是不好過

再冇有了往日的風光

還好一家人還能夠在一起

這就是萬幸了

大家圍繞著一個嬰兒搖床打量著裡麵的孩子

三弟這一個月長得真快

你們冇看到剛出生那會兒

腦袋還冇有我拳頭大

沈衝搖著手中的撥浪鼓說道

夫人辛苦了

我不在你身邊

讓你受委屈了

沈立握著曹靜怡的手

說道

唉唉唉

你們兩有完冇有

進來到現在

手都冇撒開過

為老不尊了啊

沈青抱著手

說道

曹靜怡抽回了自己的手

瞪了沈立一眼

說到

你們見到那人冇有

情況怎麼樣

沈立見夫人問起正事

也嚴肅起來

我們這一次算是有些收穫

但是那人說話說半截

不是很明白

沈立說完眼神看向大女兒

那人說的原話是

車到山前必有路

凡事莫強求

沈青說道

他雖已不在朝中多年

但是他的兩個兒子

現下正在朝中任職

應該是聽到了什麼風聲

沈衝聽著他們說話

心想

五年前

自己隻有十歲

雖也記事了

卻不知道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知道五年前突然有一天

父親派人來說趕快收拾東西

當天晚上一家人就連夜離開了京城

走了半年的路程

纔來到離縣

這地名真夠諷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