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十夫人柳生雪姬

眼前那紋絲不動的乾坤爐突然發出“轟隆”一聲巨響,竟然開始運轉了起來。

裡麵那層丹爐如陀螺般飛速旋轉,整個房間都在劇烈地晃動。

與此同時。

眾人感覺到一股熱浪撲麵而來,猶如被熊熊烈火灼燒一般,被逼得連連後退幾步。

三千院看著朱厚晨源源不斷輸送真氣,運轉乾坤爐的神通,再次被震驚了。

“王爺不僅是易容術無人能及,冇想到這功力也是深不可測啊!”

溫韜湊到三千院身邊,小聲嘀咕說道:“我閱寶物無數,還從來冇有見過這種類似修身爐的煉器神器啊!”

“王爺居然不用火煉器,完全靠真氣催動,他身上肯定藏著一種煉器的神通!”

唐蓮都驚掉了下巴,心中暗自揣摩:“要是我唐門有如此煉丹爐,那多少暗器製造不是信手拈來!”

“看來師父讓我找的神器有希望了!”

雷無桀那個憨批,笑得合不攏嘴:“怪不得姐姐隱姓埋名在王府,原來姐夫還有如此神通,要是加入雷家堡,遲早助我成為劍仙!”

隻見朱厚晨收斂氣息,隔空吸出四人的繡春刀扔在地上。

之後他隨手在紙上寫下一串心法秘籍,“你們按照本王的口訣催動體內真氣,駕馭你們繡春刀試一試?”

四人半信半疑,很快掌握了口訣,隨手揮舞之間,地上的繡春刀居然能隔空操控。

“這是煉器之後的禦劍!”唐蓮第一個驚歎說道。

“冇錯,隻要經過本王這個乾坤爐煉製,加上本王特殊功法加持,你們手中普普通通的繡春刀就是隨意操控的神器!”

“王爺大恩大德,末將無以為報!”四人興奮的握著手中繡春刀,單膝跪地,生怕被彆人搶了去。

“好了,都起來吧!這隻是冰山一角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這乾坤爐在本王手中可以煉製法器和以真氣為源泉驅動的機關。”

“江湖武林夢寐以求的機關術、煉器、禦物和化物都在本王掌握之中!”

四人再次被重新整理了認知,跟著抱拳作揖說道:“殿下神通廣大,我等隻能望塵莫及!”

“彆拍馬屁了,你們趕緊召集人馬,本王要去一趟東廠!”

“遵命!”四人仰望著朱厚晨的背影,心中滿是敬畏。

……

護龍山莊五十裡外一處隱秘彆院內。

此處周圍都是一片竹林,隻有一條路通往外界,還有隱藏在暗中的護龍山莊三十六天罡護衛。

整個房屋都是竹子修建,還是兩層樓的小彆苑,外麵帶著竹網圍起來籬笆。

竹林中微風徐徐,鴉雀無聲,隻能聽見腳步聲。

隻見一道人影閃現在門口,那是鐵膽神侯孤身一人前往,剛進門就看見門外走廊上一襲黑衣人。

“老夫已經等候多時,主人既然來就進來吧!”

鐵膽神侯朱無視翻身一躍,施展輕功跳到地板上,雙手背在後麵,擺出一副主人架勢說道。

“說吧,這次你打算怎麼辦?”

黑衣人單膝跪地,抱拳作揖說道:“柳生但馬守拜見主人,我已經將柳生雪姬和柳生飄絮姐妹帶來了!”

隻見一襲白衣女子飛身落地,身後跟著一襲紫衣的女子。

穿著白衣和服的是柳生雪姬,她紮著頭髮,雪白肌膚晶瑩如玉,嘴上那一點紅唇讓人忍不住想吃上一口。

她蓮步輕移到了父親背後,跟著鞠躬行禮,不敢多說一句話。

在柳生雪姬背後那豆蔻年華的女子如含苞待放的花朵驚豔,粉嫩肌膚能掐出水來。

此女正是她的妹妹柳生飄絮,看著剛剛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兩位大美人國色天香,讓鐵膽神侯朱無視都多看了兩眼。

要不是他心中對素心情有獨鐘,再年輕幾十歲,說不定還能納妾。

朱無視心中感歎:“真是便宜我那大侄子了,看來他有口福了!”

今日,鐵膽神侯與柳生但馬守父女見麵就是為了商量皇帝賜婚朱厚晨這件事而來。

明顯朱無視對於兩位美人很滿意,或許能完成他的計劃!

柳生但馬守領著幾人來到屋子裡,兩個女兒泡茶招待鐵膽神侯。

“主人,老夫不知道大明皇帝賜婚楚襄王是何意?”柳生但馬守明知故問說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本侯已經打聽清楚了,乃是皇帝想打壓我護龍山莊的人。”鐵膽神侯扶起茶杯喝了一口,眼中透著殺意。

這就是皇帝故意這麼做,製衡他護龍山莊的手段。

明顯皇帝高估了自己這位楚襄王的實力。

朱無視擔心的是曹正淳和朱厚晨合夥對付他。

“主人應該聽說了吧,大明皇帝將錦衣衛和曹正淳的東廠都交給朱厚晨掌管,局麵對我們相當不利!”

“無妨,我們現在取勝的關鍵在於你兩個女兒身上!”朱無視將茶杯摁在桌子上,瞟了一眼柳生雪姬姐妹倆。

“此話怎講?”柳生但馬守冇聽懂鐵膽神侯的話。

同時,柳生飄絮姐妹點頭說道:“我們願聽主人差遣!”

“你們可知道,我這個大侄子喜歡美人,手上有八個夫人,個個來頭不小!”

“主人是說,美人計!”柳生但馬守恍然大悟,似乎想到了什麼。

兩姐妹此時此刻捏緊了拳頭,縱使心中還有點排斥。

但是為了家族榮耀,為了奪得九大神器,稱霸中原,她們兩人願意犧牲美色。

當然這個目的他們父女不會告訴鐵膽神侯。

朱無視也是利用她們的野心為自己所用。

都是各取所需罷了!

柳生飄絮站起來,鞠躬說道:“父親,讓我去吧,我願意嫁給朱厚晨,找機會刺探情報!”

“不行,妹妹你還小,讓我去吧!”柳生雪姬跟著起身,拉住了妹妹。

隻見朱無視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笑意,“好了,你們兩個都彆爭了!”

“皇帝賜婚的是你們兩姐妹,一起嫁給楚襄王當夫人!”

“啊這!我們姐妹倆?”柳生飄絮姐妹羞紅著臉,心中又氣又恨,還無處發泄。

柳生但馬守跟著鞠躬說道:“主人吩咐,我們父女保證完成任務!”

“嗯嗯,拿到本侯想要的東西再殺死我的大侄子,彆忘了嫁禍給曹正淳,本王要讓皇帝知道,大明皇朝到底誰說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