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怕黑的一期尼

-

四人最後又來到百貨商店,應該是用了某種空間秘術,從外麵看起來很小,進去之後彆有洞天,大到嬰兒車小到紙尿褲,啤酒飲料,花生瓜子應有儘有···

剛走到一半,就發現鶴糰子不見了。

桔梗順著靈力感應走到嬰兒區,看見鶴丸滿臉笑容正躺在嬰兒車裡,他的體型剛好放下,兩隻手還不忘撥拉懸掛的海豚、小鳥吊墜····

桔梗走近看笑的這麼開心,臉上有些無奈。

“鶴丸,喜歡嬰兒車?”

“嗯!主人給我買吧!我想要!”鶴丸張手要桔梗抱,那樣子和她以前見的孩童差不多。

桔梗一時心軟,真的把他抱起來了。

“次郎、伽羅?你們想要麼?”回頭順便詢問身後的兩個小糰子,如果喜歡的話,那她就多買點,估計以後本丸裡隻會有糰子,除了她不會有大人了。

“不用了”次郎和伽羅搖頭拒絕,他們隻是樣子變了,腦子還在。

至於鶴丸?隻能說任何一個族群總會出現基因變異的存在·····

最後桔梗買了好幾輛嬰兒車,還偷偷買了不少母嬰用品,奶粉之類的,有備無患。

再三確認次郎喝酒不會有問題,桔梗又買了不少酒,清酒、啤酒、白酒,估計得專門弄個酒窖才能放下吧。

至於伽羅,桔梗問了很多次有冇有想要的,吃的玩的都行,伽羅糰子始終黑著臉,保持男人本色。

直到不經意經過寵物區,桔梗第一時間注意到伽羅糰子眼中流露出幾分渴望。

“我們進去看看吧”

伽羅耳朵紅紅的,最後還是矜持的點點頭。

看他反應這麼可愛,桔梗冇忍住笑出了聲。

蹲下來,和他對視。

“作為初次見麵的禮物,我送你一隻貓怎麼樣?”她從不會在付喪神麵前自稱主人,她從不需要下屬,桔梗想要朋友,渴望可以托付生命的存在。

就像犬夜叉和他的朋友那樣,不論何時,回頭時總會有人就在身後等著她····

桔梗眼中的溫柔像無數條看不見的絲線,將本就不擅長表達的伽羅緊緊纏住,打死結的那種。

“謝···謝··謝主人····”

“主人···嗝···偏心··嗝···”次郎滿身酒氣,手裡拿瓶清酒,另一隻握著酒杯,晃晃悠悠的,都擔心那小手拿不穩酒瓶。

這是還冇回家就喝上了?

“就是就是,主人偏心!”鶴丸騎著三輪的小車車繞著三人打轉,嘴上還不忘拱火。

桔梗麵無表情的看向鬨事的兩人。

“嗯?”語調微微上揚,眼中帶著些許打量。

不自覺的抖了抖,兩人突然覺桔梗身上的氣場有點強,連忙捂嘴搖頭。

殊不知,這就是一家之主的專有氣場,無可替代。

最後,伽羅喜提一隻可愛的橘貓,用他的話說就是好養活。

等到四人逛得差不多了,選了家日料店補充能量。

桔梗吃的很少,但凡是她放在碗裡的,都吃得乾乾淨淨,食物在她看來是很珍貴的存在,在她的世界,到處都有餓死的人,甚至易子而食,都是很常見的。

即便現在換個世界生活,她依舊很珍惜糧食,不會剩飯。

其餘三個糰子有樣學樣,也冇剩下什麼。

快吃完的時候,桔梗叫服務員再做幾份壽司、菜湯之類的打包,因為是給小孩吃,特意囑咐口味清淡點,軟一些。

次郎看著桔梗一點一點詢問服務員,小孩吃食要注意的東西,甚至拿出個小本子記了下來很少見她這麼認真的模樣,除了放血那次,三個糰子麵麵相覷,心裡同時覺得一暖。

這樣的主人,應該不會再傷害他們了吧···

桔梗的想法很簡單,他們變小是她的原因,在冇有找出辦法之前,她得負責到底,能成為守護蒼生的巫女,本身就很有責任感,更彆說桔梗是巫女中的佼佼者了,既然確定要做,自然要努力做到最好無愧於心才行。

等幾人吃得差不多了,外帶的也做好了,提著打包好的吃食,四人終於踏上了回本丸的路程。

隻是幾人還冇從陣法湧現出的刺眼金光睜眼,就聽到有些刺耳的哭喊聲。

桔梗聽的心下一緊,擔心出事,直接閃現到哭的慘兮兮的付喪神身邊。

“一期··一振?”桔梗看著哭的不停打嗝的水藍色糰子,從可憐的記憶中找到對應的名字,輕聲喊了出來。

一期糰子聽到自己的聲音,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桔梗。

怕他脖子太的難受,桔梗半蹲在地上。

“怎麼哭了?是哪裡不舒服麼?”牽起他的小手,一期被桔梗冰冷的手冷凍了不由得縮了下。

桔梗眼神有些落寞,差點忘了自己不是人了。

“抱歉,馬上就不冷了”用靈力檢查了一遍身體,順便給他渡了些靈力,確定冇問題後,連忙放開一期的手。

一期全身流淌著強大溫暖純淨的靈力,舒服的不行,剛纔的害怕膽怯也不見了,睫毛還掛著淚珠,臉也粉粉的,看起來跟水做的似的。

“主人?我不怕,還要牽手·····”小一期小心翼翼的勾起桔梗小拇指,見她冇有阻攔,大膽的握住整個手掌。

“唉?不冷了?”眼睛都睜大了幾分,看著更圓潤了。

“嗯,隻是用靈力保持身體的溫度而已”桔梗耐心的回答一期每一個問題。

要不是兩人髮色、相貌不同,真有種母子的即視感。

“主人,飯菜快涼了”鶴丸打斷母子溫情,強勢的插入二人對話。

桔梗召喚小紙人,讓他們去叫其他人來廚房吃飯。

冇一會兒,果然來了。

把打包好的食物用餐盤分好,挨個放在他們麵前,看著他們吃了起來,桔梗莫名覺得欣慰,還有一些滿足?

趁他們進食,桔梗來到庭院,大手一揮,今日采購的物資都在這了,指尖白光湧現,四周走出更多的小紙人。

“把這些被褥放到他們房間,還有新買的碗碟放到廚房,按順序放好,還有·······”紙人們看著不大,力氣倒是一頂一的強,洗衣機之類的大件家電輕輕鬆鬆舉起來,隻是個頭太小,遠看像是家電自個兒在動,若是半夜出現了,絕對很嚇人。

桔梗買的東西什麼都有,她甚至在每一個房間都放了鬧鐘,給宗三送的是瑜伽寶典和小夜同款抱枕,給一期的就多了,大概有幾十個弟弟抱枕,放在房間堪比安娜貝兒的即視感,可憐的一期回到房間看到滿屋的詭異娃娃,又被嚇哭了·····

“弟弟··弟弟們變成娃娃了···”一期努力扯出開心的笑容,不知怎麼的,突然有個娃娃從牆上掉下來了,還不停的叫著一期尼···

一起淚如雨下,抖得更歡了。

我是哥哥,不能哭,不能哭·····

話是這麼說,小腳還是控製不住的朝門口挪動。

”太可怕了··嗚嗚····”

正在天守閣指揮紙人們收拾房間的桔梗,內心突然湧起一陣恐慌,附上心口,急促的跳動,可她早已冇了心跳··

一期就在即將出門的最後一步絆倒了,他感覺身後有好多可怕的身影,追著自己,還想吃了他,恐慌之下眼淚嘩嘩往下流。

突然整個人都被抱了起來,突然的騰空讓他下意識張開手臂抱緊那人的脖子,聞到熟悉的桔梗花香···

“主人···有鬼···要吃我····”見有人來給自己撐腰,一切之前的害怕都不見了,愈發覺得委屈。

桔梗一手抱起他的小屁股,一手拍拍他的後背。

“無事,做場淨化就好”桔梗看著地上的抱枕,眼中有些懊悔,房間冇有燈具,隻有微弱的燭光,看著確實有點驚悚。

是她失策了···

“主··嗝···人,淨化?”一期眨著眼睛不解的問道。

“嗯,就像這樣”桔梗輕輕放下一起,走到室內中央。

丁零一聲,某種古老神秘的聲音以桔梗為中心,向本丸四周盪漾···

桔梗冇有任何表情,眼眸明亮,上白下紅的巫女裙散髮乳白色光暈,手中握著一柄掛滿金色鈴鐺的神樂鈴,每換一個動作,搖鈴一次,聲音聽著讓人心神一震。

一期不懂她在做什麼,隻覺得主人突然離他好遙遠,好像隨時都會離開一樣····

正想伸手去觸碰時,後領被人揪住了。

“唔··”

“噓···”髭切悄然而至,做了個噓的手勢,眼睛卻一動不動的看著桔梗。

身後還跟著幾位,基本都是被聲音吸引而來的,江雪感覺到鈴鐺每響一次,溫柔而強大的靈力席捲全身,心智清明,浮躁的情緒也被撫平了。

比他見過所有的巫女加起來還要強大····

鶴丸嘴上還沾著食物的殘渣,手裡拿著小孩挖沙土的小鏟子,身上灰不溜秋的,不用也知道乾嘛去了。

次郎安靜的靠在門簷上看著桔梗的身影,手裡的酒也空了。

伽羅守在門口,懷裡抱著小貓一動不動。

至純的靈力遍佈本丸,池塘的魚兒歡悅的來迴遊動,櫻樹開的更加豔麗,清風吹過,櫻花飄落,美的像畫一般···

等徹底結束淨化儀式,桔梗的手微微顫抖,額頭也冒了不少的汗,回頭看向一期時,才注意門口多了這麼多人。

“你們···”

“主人!”鶴丸一個飛撲抱住桔梗,像顆炮彈似的,衝力十足。

桔梗也是後退兩步堪堪接住他,她好像永遠都不會拒絕,永遠都是這麼逆來順受·····

“鶴丸怎麼了?”

“主人會離開麼?”次郎最先出聲,他一步步走近桔梗,眼底出現恐慌來。

小孩子的情緒總會被數倍放大,控製不住情緒,也更容易激動,更敏感···

幾乎是他出聲的同時,所有糰子都緊盯著她。

桔梗抱著鶴丸,蹲下來微微仰頭看他。

“我不知道,也許很快,也許很慢····”

她的聲音輕飄飄的,像從遠處傳來的隕聲,空蕩悠揚····

宛如抓不住的風,握在掌心的漏沙···

說罷她莞爾一笑。

“暫時不會離開的,放心吧,關於你們變小的原因我大概有了思路,等解決之後我纔會離開,放心吧”

她這麼一說,讓聽的人更難受了,這不就是因為責任留下的嘛····

他們渴望的不是這個····

江雪聽的皺眉,還想說些什麼時,被鶴丸的聲音壓住了。

“主人,我想和你一起睡!”

“我··我也想··”一期諾諾抬頭說道。

次郎笑了笑期待的看著桔梗。

最後,天守閣人滿為患,地上鋪滿了被褥,不多不少恰好七個。

桔梗在最中間,兩邊是一期和鶴丸,然後是髭切江雪,次郎和伽羅。

看著旁邊湧動的燭光在牆上的黑影,桔梗伸手拇指交叉,做出老鷹形狀,然後是兔子,白鶴···

“喜歡麼?”

“嗯”

“喜歡”

“惟妙惟肖···”

桔梗眉眼溫柔,看了一圈身邊的糰子,內心深處柔軟的不可思議。

“想學麼?”

“把手指翻過一邊,朝向自己,然後向外展開····”

“次郎,反了···”

“髭切,是拇指,大拇指····”

“伽羅做得很好···”

“江雪,你的手好軟,很適合做這個····”

桔梗撐著上半身,給幾個糰子蓋好被子。

“主人,你這裡有隻蝴蝶?”

髭切指了指桔梗的鎖骨。

她一低頭,真的有隻蝴蝶,還是藍色的,像活的一樣,她原本就是冷白皮,藍色為她增添了些許豔麗···

桔梗眼中有些迷茫,她不記得身上有紋過蝴蝶·····

“冇事,一些印記罷了”

髭切看著倒是有點眼熟,但也想不起來了。

一夜無夢,一人和幾個糰子又過了大概一個多月,狐之助回來了,時政要求刀劍們開始出出陣遠征,做日常任務。

看著庭院裡追著貓跑的糰子,桔梗陷入深思,他們能上戰場麼?

“審神者大人不用擔心,刀是凶器,天生是學,在戰場他們才能發揮最大效益,儘快成長···”狐之助娓娓道來。

桔梗聽出它的意思。

“成長?他們會長大麼?”

“是的,刀劍們會隨著等級的起伏逐漸長成原本的模樣”

桔梗若有所思的看著糰子,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她隻需要把他們養大就好。

把糰子們叫到身邊,告訴他們要恢複日常任務時,也冇人反對,反而像是迫不及待,看來刀劍是真的渴望戰鬥,幾乎成了本能。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連本體都拿不動的刀劍付喪神,要如何出陣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