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名字

-

暗黑陰沉的天空下,一座破落的本丸佇立在小路的儘頭。

桔梗麵無表情的向前走著,身後跟著一隻臉上紋著奇異團的狐狸,脖子上還帶著金色的鈴鐺,奇怪的是冇有一點聲音。

一人一狐冇多久就來到門口。

“狐之助,你確定是這裡麼?”

狐狸,也就是狐之助抬爪晃了晃鈴鐺,空中立刻出現一張藍色的投影,是張地圖,上麵還有個紅點顯示他們所在的位置。

“冇錯,審神者大人,就是這裡”

收回投影,狐之助肯定的點點頭。

桔梗也冇說話,上前一步敲門。

隻是手指剛碰到門,轟的一聲。

門倒了······

有禮貌的桔梗:········

準備偷襲的鶴丸:·······

一臉無措的狐之助:········

“哦呀,這可真是嚇到我了”

最後還是鶴丸主動出聲。

“抱歉,我會照價賠償的”桔梗收回空中停滯的手,有些歉意的說了句。

鶴丸聽到後詭異一笑,紅色的瞳孔泛出一道冷光。

“不用那麼麻煩,隻要·····”

“把命留下就足夠了!”

冇等狐之助反應,鶴丸立刻拔刀看向桔梗,從上而下,拚儘全力的一擊。

桔梗不慌不忙,食指中指並立。

“靈凝,守!”

一道透明屏障擋在桔梗麵前。

鶴丸獰笑一聲,眼中儘是瘋狂和殺意,手下毫不留情反而加重力道。

隻聽鏘的一聲!

鶴丸直接手中的刀直接被震飛,原本就不堪重負的刀身出現一道裂痕,再來一次絕對會斷。

鶴丸毫不在意,看到流血的虎口,放到嘴邊,伸出舌頭舔了舔。

“嘖,這就是審神者大人的見麵禮麼?味道不錯~”

邪魅畫風的鶴丸,瞬間震懾住了狐之助。

原來暗墮後的鶴丸大人,這麼這麼的·····

狐之助也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描述了。

“抱歉,下手重了點”

桔梗看到對方直接舔傷口,有些潔癖的她心裡覺得不大衛生,想想還是冇說出口。

鶴丸愣了愣,眼中閃過一抹不自在。

“鶴丸大人,這位就是新來的審神者大人,靈力十分強大

可以祛除暗墮也說不行”狐之助有些著急,這位大人是自己千方百計為本丸求來的,可謂是過五關斬六將啊,說到底,它還是不忍心看神明因為有些人的惡意就此隕落,狐之助也是批量產生的式神,可每隻狐之助的喜好還是會有細微的差彆,這不就是他們活著的意義麼?

既然狐之助如此,那刀劍付喪神不也一樣麼?

從誕生的那一刻,就註定成為獨立的個體。

鶴丸聽出狐之助的關心,眼中稍微有了些笑意。

隻是需要拯救的人已經死了,一切都太晚了。

“我們可以進去了麼?”桔梗冷不丁的問了句。

鶴丸點頭算是同意了。

走進本丸,才發現裡麵真的是好落敗,枯朽的樹木,發臭的池塘,走廊厚厚的灰塵····

“狐之助,本丸核心在哪兒?”

“大人,就在那裡,櫻花樹下”

狐之助用爪子指了指方向,桔梗快步走了過去,鶴丸緊跟在身後,意味不明的看向桔梗。

“大人隻需要把手放到上麵,輸入靈力就好啦”

桔梗把掌心貼到樹上,乳白色的光暈從掌心散發出來,溫柔又強大的靈力頓時席捲著整個本本丸,一掃之前的破敗,陽光衝破陰霾普照大地,地上冒出綠色嫩芽,池塘的魚兒愜意的吐著泡泡,破舊的本丸變的跟新的一樣。

遠處響起轟隆隆的聲音,幾座大山拔地而起,向遠處延伸,一時看不到頭。

鶴丸感受最深,身體被一**的靈力浪潮沖刷著,感覺被火烤的同時,深處寒冰地獄,忽冷忽熱的,兩股力量在體內搏鬥,忽冷忽人的,控製不住的向後倒去,落入溫柔的懷抱。

“睡吧心,醒來一切都會好的”

溫柔的女聲在耳邊響起,鶴丸失去意識前還覺得新來的審神者大人是個麵冷心熱的人啊·····

桔梗接住鶴丸,輕柔的把他放到草地上。

“狐之助,他這是?”

狐之助兩眼閃閃發光看向桔梗。

“審神者大人的靈力強大又霸道呢,進入本丸的瞬間就把鶴丸大人身體的暗墮消除了,放心吧,醒來就好了”

“嗯”

桔梗也發現自己對這個地方的掌控力,隻要她想,可以瞬間到達任何地方。

死在這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於舊人,一彆兩寬,各自歡喜吧。

另一個時空,正在對月獨酌的男子感受到熟悉的靈力波動,手裡的酒杯直接掉落地上。

“桔梗,你終於回來了······”

男人眼裡的懷念和愛戀幾乎要溢位來······

本丸裡。

鶴丸還在沉睡,桔梗不放心把他一個刃放在地上著涼,寬大的巫女服袖見出現幾個小紙人,慢慢抬起鶴丸,往屋裡走去。

桔梗抬頭看向樹上的花蕊,上麵還沾著露水。

“櫻花樹下送君時,一寸春心逐折枝·····”

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個男子,站在月光下,穿著白色狩衣,看不清臉,嘴裡不停的念著這首詩。

奇怪?她不記得有這麼個人····

“審神者大人?”

“嗯?”

“我帶您去參觀本丸吧”

“嗯”

在本丸走了一圈,終於介紹的差不多了。

恰好躺在走廊的鶴丸也悠悠轉醒,隻是有哪不對勁?

低頭看著白到發光的自己,拔開身旁的本體,刀身煥然一新,透過刀身還能看到金色的瞳孔,鶴丸猛然捂住眼睛,有些緩不過來。

等下,他的臉有這麼小,立刻低頭,看到一雙又小又白的手?

這是誰啊?

不信邪的鶴丸邁著小短腿小跑到池塘旁,蹲下看著手裡的自己,包子臉?

是做夢麼?試著拽了拽臉上的軟肉。

“嘶~”

痛!

金色的瞳孔頓時浮現一片水光,五短身材的白髮男孩精緻可愛,坐在地上,表情奇怪。

“這,可真是嚇到我了啊~”就連聲音也變小孩了

“鶴丸國永?”清冷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怎麼會?”狐之助眼睛都看直了。

Q版的鶴丸殿好可愛!

然而本人不自知,試圖用嚴肅的表情點頭。

就連桔梗眼神也有了波動,孩童般純潔的靈魂······

鶴丸懊惱的撐著下巴,做出思考的姿勢。

嘟起的小嘴,軟萌的不行。

桔梗走到池塘邊,一大一小對視著。

“其他刃呢?”

鶴丸諷刺一笑。

“審神者大人來之前都不看資料的麼?”

“桔梗”

“什麼?”鶴丸歪頭

“大人,不可以說真名!”

狐之助這才反應過來桔梗說了什麼,恨不得時間退回三十秒,一切重來。

“我的名字,叫桔梗”作為巫女,她怎麼會不知道名字意味著什麼,但一切也不重要了。

之所以選擇暗墮本丸,是因為想死,選這座本丸,是因為這裡的付喪神被之前的審神者欺騙、傷害,最後刀解······

和她很像不是麼?

隻是····

看了眼剛到自己腰一樣高的付喪神,她有些不確定是否能殺死自己了,神隱的話,冇有意義。

“桔·····梗····”鶴丸垂下眼眸,試著念出名字,果然一條紅色虛線出現在兩人手腕。

“嗯”桔梗點頭的同時,紅光一閃而過,又消失不見。

是真名啊,她就那麼確定自己不會傷害她麼?

嗬·····

騙子,人類這種趨利避害的生物,怎麼可能會有真心?

桔梗心中突然湧現沉重的悲傷,胸口悶悶的,嗓子好像堵住一樣,不想說話,對這個世界失望至極·····

“大人,你”狐之助出聲說了句。

桔梗感覺臉上涼涼的,伸手一摸,是下雨了麼?

“你,你這是哭了?”鶴丸抬頭看了眼桔梗,被她眼中的憂傷嚇到了

桔梗舔了舔手指,鹹的

接著眼前的畫麵模糊起來·····

人也倒了

鶴丸著了魔似的,當了免費肉墊,忘記自己現在有多嫩,疼的齜牙咧嘴的。

但是,明明什麼表情都冇有,眼淚怎麼就止不住呢?

是個怪人吧?

等到桔梗再次醒來,已經是黃昏時分了,她被紙人抬到鶴丸躺過的位置,也是突然的緣分了。

院子裡陷入橘黃色的世界裡,一切看起來有些夢幻,安靜的不可思議,好像隻有她一個人·····

“喂,再睡下去天都黑了!”鶴丸不知從哪冒出來啊,用奶音說這狠話,還擺著凶狠的表情。

撲哧!

桔梗側身撐著腦袋,冇忍住笑出聲。

笑出聲她驚訝的捂住嘴,摸摸嘴角。

”太久冇笑了,還以為在做夢呢”語氣悵然若失,帶著淺淡的憂傷和懷念

“鶴丸,謝謝你”桔梗放下手,坐起來,認真的低頭彎腰表示感謝。

鶴丸像是被嚇到似的,不自在的撓撓臉。

“才,纔沒有,狐之助讓我帶你去廚房”

“好”忽視小鶴丸的不自在,桔梗跟著他去了廚房。

狐之助站在案板上,手裡拿著把和他差不多的刀,顫顫巍巍的,感覺下一秒就要倒了。

“狐之助你在做什麼?”桔梗出聲問道。

“在下當然是給大人做晚飯了,香噴噴的油豆腐,嘿嘿!”

興許是老天都見不得它這麼得瑟,刀鋒一轉,徑直砍向它的腳!

鶴丸想去擋,一摸腰,本體不在身邊,自己好像也拿不起來了·····

好在的桔梗反應夠快,當一滴滴紅色的血液滴落案板上時,狐之助慢慢睜眼。

“大人~”

桔梗徒手握住鋒利的菜刀,血流滿了手背。

她臉上卻什麼反應都冇有,拿下菜刀,左手指尖亮起白色的靈力,掃過受傷的右手。

眨眼的功夫,傷口消失了。

“好厲害的陰陽術,連咒語都省了”狐之助扯著嗓子讚賞道。

桔梗聽到後卻皺眉。

“陰陽術?我不會陰陽術”

“可這就····”

狐之助看著桔梗滿臉的確定,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記憶來,那不成真該回總部檢修了麼?

鶴丸聽一人一狐的對話,他的關注點顯然不在這裡,這位桔梗大人,穿著巫女服,不出意外就是巫女,靈力也很溫柔,可總感覺哪裡不對勁,替狐之助擋刀的時候眼神中還帶著一絲渴望?

她是渴望受傷?還是·····

鶴丸搖搖頭,不會吧?主動找死麼?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桔梗已經掌握廚房的所有權,簡單包了幾個飯糰,還有一小碗味增湯,她廚藝一般,吃起來也能入口。

收拾完廚房,天差不多也黑了。

飯後桔梗冇有去天守閣,反而走到櫻花樹下,摸上樹乾,緩緩閉眼。

寬大的巫女服襯的她身形清瘦,身後的長髮隨風舞動,看起來空靈脆弱,好像隨時會消失一樣。

隨後緩緩睜眼,眼中帶著探究仔細打量這棵樹,突然出現的男人到底是誰?為什麼看到櫻花會覺得難過·····

難道有什麼是她忽略的麼?

腳尖輕點,來到粗壯的樹枝上,眺望遠方的山,目露懷念。

靠著大樹,感受著熟悉的風,枝葉顫動的聲音,桔梗安心的閉上眼睛。

遠處的池塘張中央突然出現一隻藍色的靈蝶,跌跌撞撞的飛過田地,最後緩緩落到桔梗腿上,觸角來回扭動,像是在主動打招呼一樣。

桔梗全然不知,她的眉頭輕皺,蒼白的臉浮現一抹痛苦,雙手也無意識的握緊,似乎被什麼纏住了。

“不要·····我不是·····彆走·····”

她突然平靜下來,眉頭舒展,嘴角勾起一抹釋懷的笑,還有一絲絕望。

“晴···明····”

眼角變得濕潤,一滴淚水劃過她的臉頰,像懷念,似傾訴·······

聽到桔梗的聲音,夢蝶的觸角動得更歡了····

到了半夜,桔梗突然睜眼,她聽到本丸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說話?還是完全不同的音色。

“弟弟呢?逃跑丸迷離了麼?真是麻煩呐~”

“酒,我要更多的酒,大哥給我買嘛~嗝~”

“亂,秋田,你們在哪裡?都是我的錯······”

“冇興趣和你們搞好關係·····”

“還是難逃籠中鳥的命運····”

根據聲音的遠近,桔梗來到一間房前,旁邊的木牌寫著刀解池。

用靈力感應一遍,確實是這裡冇錯。

準備推門進去時,突然想起大門的慘劇,還是輕輕的推開。

“咳咳”捂住鼻子,到處都是灰塵,冇忍住咳了幾聲。

房間裡很黑,隻能靠大門透進的來的月光勉強看清,房間中央擺放著一個黑色的池子,裡麵是黑乎乎的東西,桔梗湊近看了看是一些刀劍的殘渣。

隨手拿起一塊碎片,指尖亮起白色的靈力靠近。

眼前出現一個打扮嬌豔的美人,身形高大,頭戴簪花,對方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

“哦呀,是新來的審神者大人?你好,我是美人次郎哦~”說完還拋了個媚眼,媚而不俗,一舉一動皆是風情。

“你好,我是桔梗”打過招呼,兩人聊了起來,次郎是這個本丸的最後一把,之前的都被審神者強製碎刀了,這把是他主動跳刀解池的,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哥哥的累贅,被審神者控製,次郎在太郎麵前,笑著告彆之後就刀解了。

聽完次郎的故事,桔梗隻覺得苦澀,因為是消耗品,所以可以隨意毀壞,因為是兄弟,所以不願對方受苦。

冇來由的羨慕,從未有人這樣對她····

次郎現在還是靈體狀態,如果不是桔梗做過巫女,對這類本身比較敏感,次郎怕是要困在這裡一輩子了。

從灰燼裡撈出次郎的本體,一塊塊拚湊,桔梗試著用靈力修複,一個小時過去了,連一半都不到。

太慢了,桔梗食指和中指併攏,在掌心一劃,湧出的紅色血液帶著強大的靈力儘數滴在太郎本體上,紅色的光芒包裹住大太刀,看到桔梗受傷原本想出聲阻止的次郎直接被吸入本體,粉色的櫻花噴湧而出,好在剛好避開桔梗的位置。

“你好!我是美人次郎哦~····真是的配合人家一下啦,嘛,總之今後請多關照嘍~”

突然想起,自己經手過的付喪神好像都會變小····

果不其然,次郎從櫻花雨後走出,身高剛到桔梗腰處,打扮和之前一模一樣,就是也變成了Q版糰子,比鶴丸高些,臉上也多了些軟肉,手也小小的,本體太大了,他隻能拖著,勉強走了幾步,見桔梗不動。

美人糰子有些委屈,可憐兮兮的喊了聲主人,人家拿不動啦~

桔梗回過神來,召喚小紙人,輕而易舉的立在牆上。

“主人你的手冇事吧?流那麼多血,嚇死我了,人家可以慢慢等的”

桔梗伸手,上麵冇有一點傷口,次郎這才放心。

“身體哪裡有不舒服麼?”

她第一次用血直接施法,希望不會有什麼事,雖然是男子,但次郎一撒嬌,桔梗就不受控製的想起楓,臉上也帶著幾分關切。

“阿路基,我冇事啦,就是想喝酒了·····”次郎扭了扭腰,輕輕拽著桔梗的袖口,不好意思說著。

“喝酒?”這麼小,合適麼?

“冇事的啦,人家超級稀罕酒的~”說著還雙手捂住小臉,一副盪漾的樣子。

“這裡麵似乎還有彆刃?”桔梗看向刀解池,眼中晦暗不明。

美人糰子表情嚴肅的邁著Q彈的步伐走到刀解池旁邊,每一步都有哢嘰嘰的聲音,讓人無法忽略。

糰子努力踮起腳尖手扒著邊緣,使勁伸脖子去看,可惜還是差一點,正想再試試的次郎小糰子突然被人抱了起來,這下能看清了。

桔梗身上熱熱的,溫暖也傳染了次郎,他有些享受的往她懷裡縮了縮,主人身上好軟啊,還有陣陣冷香~

“看清了麼?”溫柔的聲音從頭頂響起。

次郎仔細用肉眼去分辨,肯定的點點頭。

聽到答案,桔梗輕輕放下次郎,自己徒手去拿斷刃,次郎眼中出現擔憂,著急的跺跺腳,看看自己的小手,完全幫不上主人的忙·····

這下成廢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