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人也跟著一起欺負。

加上我爸和我哥都是老實人,久而久之,他們就一直被欺負。

小時候他們還隻是打我哥,有時候把他衣服撕破,讓他光著屁股回家。

後來開始變本加厲,用菸頭燙,刀子在我哥身上刻一些羞辱的字。

如果這些字癒合,就會拉過去繼續在原先的位置刻。

村長和族中祖輩一開始也是勸說,但基本都是讓我們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後來,爸實在忍不下去,和村霸家打起來,但對方也是狠人,加上人多,爸被打斷了脊椎,躺床上已經有兩年。

這件事,族裡長輩也隻是稍稍懲罰了村霸家,賠了一些錢,都冇有報警。

因為村裡長輩說,如果報警,他們就要執行家規,把我們一家趕出村子,就因為我們家生了雙子,我是惡魔。

這件事後,村霸家不但冇有收斂,更加的放肆,哥實在受不了,喝下了農藥。

知道這些事後,我咧開嘴笑道:“隨便我做對吧。”

“是,我要他們死,全都死。”媽最後這三個字是喊出來的,眼中儘顯瘋狂。

我笑著看向哥:“哥,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一定會非常好玩。”

3

從這天開始,媽隻在家裡,將哥的屍體放在冰櫃中,我穿上了哥的衣服,熟悉哥的生活。

哥身上有很11處菸頭燙傷的痕跡,我拿走爸的煙,也在自己身上相同位置燙上一樣的傷口。

身上各種類型的傷疤,我都一一照做,全程冇有任何表情。

媽在旁邊看著,不知為何,第一次她竟然笑了。

放在以前,看到我這樣,她肯定會罵我瘋子,惡魔。

但這次她看著我,第一次眼中有著歡喜和欣慰。

在家裡養傷幾天,等到傷口結痂後,我剪了和哥一樣的髮型,穿上他的衣服,就是媽都分辨不出我們。

在看到我樣子後,她衝上來突然抱住我:“阿傑。”

這是我哥的名字,我叫陳斌,我哥叫陳傑。

“媽,我去師傅那裡了。”

我學著哥哥溫和的語氣,媽點頭,看著我發愣,實在是我學的太像,讓她誤認為我就是陳傑。

來到師傅的木工作坊,一股木屑的香味迎麵撲來。

師傅年過六十的老木匠,手藝在村裡是最好的。

臉上總是掛著和藹的笑容,也是個老實人,是村裡少數幾個不因為我們家出了雙生子,而另眼相待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