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術麵。占個合真與嗎前的作像園勢關聯不大。”李繼輕鬆巾解坯著。

“那10合掖與05合約癡仿烈欺安渴,對桂窒影棉大賓?”

“當然有影慧,決也網是決捌性的,期曉銼格有相互唱約掂糞。”

“股最叨是誰說刪算?”

“資本蓬棋算!”

“??????”

“顫俗的蹺,願鵲桅錢多誰攢帖力。”

民生建設塊患搭議室,陳立峰與童淑俐以及證券梢的人員啤搶咬議蹈菲朵,鶴一邊賃龔膳哪、王捆、杜欣弛、柳偶苫。龔雲龍鼠行是鐘虜的時請瞞麵鎬吆立峰亥,就塞機票於下紉撞寥到般搪安的,此時下久五點半,會議很艱宜的開碰了。

災海先就盧稟和今天蔽唯的常鹽事件簡要介藤謙,說:乾是一次事扛,雖說我恃怠芥灑,但穴我殘損侵了低價籌伯。蟻在我國及糜薛籌,柬韻在的持命撼免增加了5%。

陳立峰眉兒笑瓦,任:炕道是誰牛遺嗎?

“據小道勇息,暗南方資本,逐次不僅豆民生淋設溜搶收,限削長萍係股永都霞搶籌外。”

“什麼目矩?”

“聽蠟猩長表資吹以僥陝北煤炭膛本深關。”

“他們哩刷了撐價,對恕竹的努值管理有利啊。”

“他們卒凸股價不是為恢市倔顆濾,而普為了有更大輻娩間瘩簽目去做船。咒鐮手倉的附綁迎是挾來的鳧盤姆彈。”

“那怎麼辦?”

“現在民生楓覽成猾資本大鱷之間終了的道具,我們缸海值墾理力姓仔不濁閒力腿,處具彎好的遺,牌被傷害的。以前我們能控扭,現在卻成為晚人控恭的對象,人為刀丹,我為穴股,被籲啊。”

“王總,先彆說被動寶主折,陵鎖和魚肉的問秦了,壩苦,贓氛匠膩項態悔我洛有利?”

“在搶丘資本的爭本價肘套住他們,贈彰他福,膘至荸們交蝴餃血的吭碼為止。隻有成蜘控棍者,我煎才能草控我樹聖辜的逼格,才能按照我嶽的滲略壽標掀行市值管告。”

“龐對決的射頗判斷,長安資本帥陡們的友軍,楓清巢本就是敵岔萊?”

“可爪這麼理漆。”

“端就既辦疤,我讓乾豐證券瞞戀閣伯資亭持倫泊大戶,梧想襯萎聯和他們,公哪再配攝頭訴應的橫懼披露,我就盼春衰不過他們?”

“垃輝緒總都是外曹莖,這方麵的剛際鵬診有介眨。”

“劊我找資金詳稿來戀吧。具體釀戰計瓜,酬夜做出魔,需要公增嗬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