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娘信你

-

楚葭伊,雖為側室之女,卻與嫡出的錦兒相處融洽,怎可能無故將她推進水波之中?

楚錦音眼圈泛起了紅暈,輕輕頷首,話語中帶著一抹委屈:“母親大人,您難道不信女兒嗎?”

細品之下,母親那份純真與不諳世事,與那些深藏不露的深閨婦人截然相異。

或許,正因為往昔那份純真易信,

纔會讓那位戰亦裴,輕易地侵擾了她的心湖,留下難以抹去的苦澀。

一念及戰亦裴,楚錦音心中便如吞食了青蠅,五味雜陳。

梁晚芳又怎麼會不信自己孩子的言辭?

望著楚錦音蒼白的麵色與濕潤的眼角,疼愛之心油然而生,忙輕撫其背,以溫柔至極的聲音慰藉:“我的貼心小棉襖,母親信你。

身為側室之女,楚葭伊日常自然歸梁晚芳管教,但懲罰亦需有度,否則難免背上苛待旁支、缺乏慈愛的惡名。

思考片刻,梁晚芳遣人召楚葭伊前來,旋即轉向幽蘭,詢問道:“事發之時,你身在何處?”

幽蘭,作為楚錦音的貼身侍女,應如影隨形守護左右。

怎可讓小姐遭此意外?

幽蘭神色略顯慌張,卻在對上楚錦音異常平靜的目光後,漸漸鎮定了心緒,跪倒在地,回答道:“回稟夫人,二小姐邀請大小姐湖畔漫步,不慎牽落了小姐的披風。

奴婢考慮到天涼風大,生怕小姐受寒,於是急忙返回取新的披風。

“不料,當奴婢歸來,小姐已不幸落水。

照顧不周,還請夫人責罰。

梁晚芳向來寬容,尤其是麵對女兒親近之人,歎了一口氣,說道:“罷了,此次既往不咎,日後務必小心照顧錦兒,切勿再生事端。

幽蘭連忙答應。

“起來吧。

梁晚芳轉過身,輕柔地理順楚錦音耳邊散落的髮絲,安慰道:“錦兒放心,母親定會查明真相。

對親姐姐下此毒手,若不嚴懲,這府中綱紀何存?”

正當此時,一名攜藥箱匆匆而來的郎中打斷了談話,此人雖不及宮中禦醫,卻也是帝都知名的大夫。

一番診治後,他直言不諱:“小姐隻是偶感風寒,修養幾日即可,並無大礙。

近日注意保暖,按時服藥。

郎中話音剛落,門外侍女急報:“夫人,二小姐來了,淩姨娘也一併前來探望。

淩姨孃的聲音帶著哭腔搶先傳來:“大小姐呢?讓我瞧瞧大小姐可好?怎麼會無端落水?現已醒來否?二小姐昨晚回去,驚嚇不小,夢中都呼喚著大小姐的名字,滿是擔憂。

目光所及,梁晚芳與郎中在場,而楚錦音的床鋪已被屏風遮擋,帷幔低垂,內外情形不得而知,是醒是眠,無從知曉。

透過屏風縫隙,楚錦音在床上望見那熟悉的人影。

楚葭伊,身邊伴隨著一個弱柳扶風的小姐,容顏俏麗,眉宇間卻鎖著淡淡的憂愁,宛如易碎的瓷器娃娃,惹人心生憐意。

此情此景,楚錦音眼眶一熱,連忙以床幔遮掩內心的情感湧動。

——楚葭伊!

這一世,她與楚葭伊的初次正麵交鋒!

她誓不重蹈覆轍,絕不再任由楚葭伊與戰亦裴擺佈!

楚錦音倚於枕上,強壓下衝出去揭開楚葭伊偽善麵具的衝動。

閉目凝神,極力壓製胸中翻騰的憤怒與恨意。

梁晚芳本就因楚錦音之事心存怒火,加之淩姨娘哭哭啼啼之聲,更是怒不可遏,厲聲嗬斥:“未曾進屋便喧嘩哭泣,是做給誰看!還不快跪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