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彆再為我哭泣

-

淚珠宛如流星劃破虛空,輕輕地敲擊在女子蒼白的容顏上。

那位鐵壁銅牆般的攝政王,戰崇野,此刻竟也淚灑衣襟,鐵漢柔情展露無疑。

虛空中,楚錦音的靈魂悠悠飄蕩,目睹此景,心緒紛亂,五味雜陳,無言的旋律在靈魂深處迴響。

為何,她已離塵而去,九皇叔的心卻似乎被萬箭穿心,痛至骨髓?

他們之間,並非深海舊識,僅僅是她作為待字閨中的少女,與朝華公主幾番擦肩所繫的微薄緣分。

公主已遠行,和親之路遙遙;而她與戰亦裴的婚約,更是將這份淺緣輕易斬斷。

正當心中疑惑如同迷霧般繚繞時,一抹明黃宮裝的楚葭伊,步履優雅,緩緩步入,周身散發著從容不迫的氣息。

楚錦音的目光瞬間凝結成霜,冷冷注視著她。

楚葭伊,一介庶女,因緣際會之下,隨著母親故去、姨娘晉位,戲劇性地躍升為嫡女之位。

更為驚人的是,她迅速冠冕為皇貴妃,踏入深宮,權力僅次於皇後,享儘無上榮耀。

她與戰亦裴,彷彿是命運的玩笑,一對共舞暗影的伴侶!

楚葭伊淡然吩咐四周的獄卒:“爾等暫且退散,本宮有要事需與九皇叔私下交談。

獄卒恭敬退出,楚葭伊望向牢籠內,戰崇野緊緊擁抱逝者,她咬牙切齒,內心激盪。

“九皇叔,可有刹那間悔恨,當年未能接受伊兒的情意?若那時你應允了與我共結連理,或許此刻你依舊高居廟堂,而非這囚籠之中的落魄之人,而她,我的姐姐,也不至於這般哀傷收場。

九皇叔默然無語。

楚葭伊緊握拳心,聲線陡然淩厲:“你難道不明瞭戰亦裴的狡詐背叛?即便知曉他權力穩固之時便是你我二人的末路,你依然為了她,為了那個未曾謀麵的小生命,選擇了在這陰濕的地牢中承受煎熬。

楚錦音,這女子有何魔力,讓你願意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憑什麼呢?”

尖銳的話語如冰錐刺耳,揭開的真相讓旁觀的楚錦音驚愕不已。

七個月前,剛知懷孕的喜訊不久,九皇叔就被扣上了通敵叛國的大帽,攝政王的輝煌如泡沫般破滅。

據說,是戰亦裴顧念舊情,才網開一麵,以終身囚禁取代了死亡。

而這背後的真相,竟是因為她嗎?

戰崇野抬眸,血絲密佈的眼中透出冰冷的決絕:“離開!”

楚葭伊身軀微震,怒吼道:“那就請你好好珍惜她的遺體,在這永夜之地,痛苦地掙紮吧!”

牢房再次迴歸沉寂,唯餘囚犯的低吟和永不消散的腐臭。

男子擁著摯愛之軀,輕聲細語:“阿錦,阿錦……你,定是很痛吧。

鐵血男兒,手指在她腹間猶豫地徘徊,渴望親近卻又害怕打擾她的安寧。

楚錦音臉頰上忽然感到一絲溫暖,低下頭,發現那是戰崇野跌落於她身上的淚滴。

她輕盈地靠近他,蹲伏在他身邊,試圖抹去那些淚水,卻發現自己透明的手穿過了他的身體。

罷了,戰崇野,彆再為我哭泣了。

楚錦音的靈魂在牢房中默默守候了一整個夜晚,而戰崇野,也抱著她冰冷的身體度過了無眠長夜。

晨光微露,楚錦音的靈魂漸行漸遠,她靠近他,低語:“戰崇野,來世,我必有回報。

這一世,她未能慧眼識奸,誤托真心,用一切換來的隻是背叛,甚至無法保護自己的血脈。

若有來世,她誓要撥雲見日,不再重蹈覆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