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完整的家

-

恍惚間我已經26歲了,短短26年,在這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年間,彷彿我已經把自己這一生過完了。

大多家庭,孩子的降臨應該寓意著給了這個家一個新的希望,可我的家庭卻不是如此。

在我不記事的時候,或者說從我記事起,我的父母就離婚了,可悲嗎,或許對那個孩子來說是可悲的,一個不成熟的愛卻有了一個愛的結晶,這本身就是一場悲劇的開始。

我的父母雖然離婚了,但因為有了我的存在,害怕給我的心靈造成傷害,他們選擇了繼續在一起,共同撫養我,這顯然是矛盾的,因為就算是有了我的存在,他們的不合也不會因此發生改變,可大人們好像永遠不會明白這一點,天真的以為,日子將就將就也是過的去的。

小的時候,我經常一個人在家,就算打雷下雨,就算停電,我依然一個人在家,雖然我還很小,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我的父親為了撐起這個家,冇日冇夜的操勞,比起有我在的這個房子,辦公室彷彿更像他的家,我的母親則是通宵的打麻將,她應該是愛我的,可她也是第一次當母親,對於這個家來說,他們可能都缺少了一點經驗。

我的童年便是在這個不完美的家中度過的。

小時候的我比較內向,時常自己跟自己做朋友,自己跟自己聊天,通俗點來講,也許我這叫人格分裂,或許是小時候自己太孤獨了,把它稱呼為另一個我,感覺更為貼切,因為有了他,我的童年也顯得冇那麼孤獨了。

童年的自己雖然大多時候顯得孤獨,可也算不上無趣,我那會學習成績優異,得過市裡的算數比賽第二名,畫畫厲害,寫作每次也都是滿分,二年級寫的一篇作文《不完整的家》還得過獎,喜歡看課外書,喜歡被人誇可愛,還經常有一些同學因為我長的顯小,就把我認作弟弟,對我關愛有加,可能就是這些因素,又加上父母不合,所以父母對我的管教慢慢的就從他們管變成了讓我獨立,獨自上學,獨自寫作業,獨自自己管自己,後來就冇人管我了,我變得越來越愛玩,越來越懶,結果也可想而知嘛,成績從優異變成了中遊,畫畫啊,寫作啊什麼的也都越來越差,好在我比較幸運,遇到的老師都對我很寬容,即便我經常不寫作業,也冇有對我顯得很失望,可我的家庭對於我來說顯得並不寬容,因為從一開始它就是一個不完整的家。

記得有一次,那會我還很小,雖然父母之前也吵過很多次架,但都冇有那天吵得厲害。

那天,父親帶我出去玩,我本是很開心的,可玩完了回到家,母親卻一臉嚴肅的在等著我,麵前擺放的是我的作業,具體什麼原因我已經依稀記不清了,隻記得後來自己被母親罵到大哭,再後來父親衝上前想帶我走,然後他們就開始吵架,我哭的更凶了,接著,父親拉著我的右手想強行帶我走,母親拽著我的左手不讓父親帶我走,我就這樣被搶奪著,感覺手臂快從自己的身體分離出去一般,父親憤怒的吼著,“孩子是我的”,母親也憤怒的迴應著,“孩子是我的”,那會我突然明白,原來孩子是個東西,是個物品,是會被大人們這樣去爭奪來爭奪去的,並不能稱的上是個人,因為人,是不會被那樣對待的,它很脆弱,它經受不起那樣的折騰。

再後來,我疼的厲害,實在是忍受不住了,便掙脫了出去,逃出了家門,躲在小區的走廊上哭了一晚,哭到累了,哭到睡去。

外公外婆和爺爺奶奶知道了這件事,於是就來到了家中,經過大人們的溝通,為了避免再次發生這種狀況,也為了我的身心健康著想,決定讓我搬到外婆家去住,就這樣,我離開了那個伴隨我童年的不完整的家。

以上也是我對於那個不完整的家僅存的一絲記憶。

-